搏击

环保官员举报污染企业说明了什么

2019-08-15 18:1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2006年起,原江苏省仪征市局党组书记侯宜中,因邻近仪征主城区的扬州化工园企业污染和环保违法违规,连续8年以当地环保局官员身份向上级有关部门举报,得到了上级领导和部门的重视,但化工园污染问题仍未根治。

  遭遇企业污染,群众向当地环保部门举报,环保部门 该出手时就出手 ,但我们看到的竟然是环保部门领导也是向上边举报。按照常理,地方环保部门拥有监管排污的权力,只需遵照程序就能敦促问题企业进行整改。可在仪征市的治污拉锯战中,化工园竟成了难啃的 硬骨头 ,即使环保局官员举报多年,化工废气的问题仍难根治,这无疑是讽刺。如果不是侯宜中这位环保官员想为当地 生态文明 做点事,恐怕也是一副爱莫能助的姿态了。

  不少友指责侯宜中在任上不作为、退休后才作秀。然而,有媒体披露,侯宜中在任期间就开始举报,可惜效果不明显 扬州化工园邻近仪征主城区,在城区能隐约嗅到化工废气的味道。当地群众反映, 园区企业化工废气排放严重时,眼睛睁不开,喉咙作痒,在家不敢开门窗。 正因此,侯宜中的举报不得不持续至今。问题在于,侯宜中曾任仪征市环保局党委书记,为何不依法关停企业?

  侯宜中与涉事化工园的博弈,暴露出的是行政管辖权与环境监管权的错位。一个细节也许道出了侯宜中的无奈。他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比以前好多了,现在一发现化工废气扰民,仪征环保局就敢叫停了。 换言之,仪征环保局以前不敢叫停。个中原委,此前媒体已有披露。一是扬州化工园行政上归扬州市管理,仪征环保局作为下级单位仅有项目初审权,而并无决定权,管理起来诸多掣肘。二是扬州化工园是扬州市的财政支柱,仅优士一家企业,2008年即上缴税收2亿元。此外,侯宜中透露,扬州化工园主管环境的管委会副主任吴汛,其丈夫正是优士的领导, 按理说是应该回避,本来是猫抓老鼠,现在猫和老鼠一家人,怎么管?

  8年不辍,举报材料累计已近 0万字,可歌可泣。作为环保部门领导,何曾不想直接干预?可是污染大户更是纳税大户,在重点项目、重点企业的时髦、豪放的语汇中,既迂腐又文弱,别说县级环保部门,就是上达 上级有关部门 ,即使 重视 了,还是没能解决根本问题。

  环保部门对当地大型企业污染的执法尴尬,或许由此可见一斑。对于一些小企业、小作坊,环保部门倒是有能力整治,可只能在小处着手,各地的环境能好起来吗,这或许还真得打一个问号。

  环保官员举报污染8年,仍罕有收获,从中不难看出一些环保部门执法尊严的缺失,乃至对污染的放纵。应该承认,在基层中,既有不作为甚至乱作为的环保部门,也有想作为而备受掣肘的环保部门,像侯宜中这样的环保人员,堪称不辱使命,但他们却往往有心无力。要破解环保执法难题,政府要切实转变环保观念,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政府畸形的政绩观不改变,如果环保部门权力地位不独立,恐怕污染企业会 按下葫芦浮起瓢 ,环境保护也走不出囚徒困境。想要防止污染园区成为难啃的 硬骨头 ,说到底,既要明确环保部门的查处权等执法权界,也需为其履责创造条件,才能让更多的侯宜中挺直腰板,为民办事。

独家E-COD获千万融资解决代收货款等物流方案
2010年西安大健康上市企业
佛山D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