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厦大女教授谢灵我被称为民间纪委书记

2019-10-11 21:1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厦大女教授谢灵:我被称为"民间纪委书记"

我被称为民间纪委书记

近日,厦门大学女副教授谢灵发给该校校长,指责其就餐享特权的信

,突然在上走红。在这封写于去年的信中,谢灵指责教工餐厅平时饭菜质量差,而校长朱崇实出现时服务员马上端出丰盛菜肴,炮轰校长接受溜须拍马和侵犯教工权益的做法。

对此,校长朱崇实称说法不实。他同时表示,已有人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学校相关机构正在调查。

实际上,这不是谢灵第一次公开指出厦门大学的问题。此前谢灵就曾在上举报过该校老师陈汉文的学术腐败问题和该校原副校长吴世农的家庭丑闻。在学校,她甚至被戏称为民间纪委书记,不少学生、老师对学校有意见都会找到她,让她向相关部门反映。

她接受《法制晚报》专访时坦言,中国传统说法中就有家丑不可外扬一说,这也是自己此前很长一段时间认定的观点,可后来她发现,把这些家丑外扬,才是引起重视的最好办法。

质疑特权校长否认享受特殊待遇

在政府官员面前,作为校长的你低头哈腰,谄媚取上、丧失独立人格;在教授面前,你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把老师当成农民工……昨日,一封言辞犀利的公开信突然爆红络,作者系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谢灵在信中炮轰该校校长朱崇实,称其在教工食堂就餐享有特权。

昨日下午,在接受《法制晚报》专访时,谢灵称该信并非公开信,不知为何现在被曝光。信确实是我写的,但那是去年的事了,与群众路线无关。

谢灵说,信是她去年6月底寄给校长的,后来校长未回复,她就又转发给了百余位校内教职工。我没想炮轰校长

,就是想反映一下严重的官本位思想。

朱崇实则回应不存在特殊待遇,也不会追究谢灵的。他同时透露,此前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的问题,学校正在调查。谢灵认为朱的话很不负责,纯属打击报复。她称已做好被开除的准备,乐意与校领导法庭上见。

昨日有媒体采访厦大校长朱崇实。对于公开信的内容,朱崇实没有再做出评价。今日的《厦门》刊发了对朱崇实和餐厅经理的专访,文中并未提及谢灵。朱崇实说,针对谢灵对他的无端攻击和诽谤,他及厦门大学将保留进一步追究法律的权利。

谢灵回应称,已做好被开除的准备,乐意与领导法庭上见。

多次揭丑被称民间纪委书记

这不是谢灵第一次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乐于就校内事务发声的她,在上早已声名赫赫,且毁誉参半。毁者给她贴上了厦大最危险人物的标签,誉者则称其为有良心的职业揭丑人。在学校,她甚至被称之为民间纪委书记,不少学生、老师对学校的意见和想法都会找到她,让她向相关部门反映。

谢灵坦言,她最开始参与此类事件,是10年前与厦大会计系元老余绪缨一起举报时任系主任的陈汉文学术造假。2013年,谢灵又以勇气担当的名在天涯论坛发帖,直指厦大原副校长吴世农因婚外情被妻子泼硫酸毁容,乃至需要植皮整容。

昨天,一位会计学硕士告诉,谢灵老师平时课上得很好,人很正直又敢于直言,学生都很喜欢。

今天上午,谢灵接受了《法制晚报》的专访,回顾这些年的揭丑历程。

专门去餐厅取证

《法制晚报》:这个公开信是您什么时间写的?

谢灵:实际上,上传的这封信是去年的6月底我用邮箱发给他的,之后他没回,我就群发给了学校一百多位老师。后来校长也一直没回应。这段时间,不知道是谁又把这封信找出来,并发布在上。刚开始我还有点生气,觉得未经我同意。后来我接受了几家媒体采访后觉得这样也挺好,能让大家对官本位现象关注。

《法制晚报》:两次去餐厅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谢灵:在厦门大学,不少人称我为民间纪委书记,经常会有人向我反映问题。去年有不少教师和我说,教工餐厅11点45分开饭,经常不到12点就没有菜吃了。直到校长来时,饭菜才端出来。我当时听到这个,也是一笑而过,并不在意。

6月18日,我到教工餐厅吃饭,真的目睹朱校长一到,餐厅端出了新菜。19日,我是故意去餐厅取证的。12点5分,我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没有菜了。我就和服务员说,能不能端点菜上来?服务员并不搭理,直接走回厨房。

我就在餐厅舀了点汤,等着校长来。这个过程,我已经把餐厅空空无几未摆饭菜的照片拍下。约12点半,朱校长到了。这时,服务员、管理人员也出来,纷纷摆上菜。我就开始拍照,包括朱校长取菜画面我都拍下了。

拍完后,我就找服务员质疑:为什么刚才没菜,现在就有菜,这是教工餐厅还是校长餐厅?吃顿饭还吃出差别来了?这些话我说的很大声,校长有听见,但不理睬。

对话

老师对话校长需抽签

《法制晚报》:后来就给校长写信了?

谢灵:这件事后第二天,有老师给我打,“昨天听说你发飙了?今天餐厅状况还是没改变啊,还是没东西吃啊。”于是我就写了封信给他

我快一年没去了,最近才发现有改变,但改变不大。我前几天12点20分去的,青菜和豆腐是有的,但鱼啊、肉啊的都没有,总之比以前没好多少。

这真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也不想在这上面做什么文章,他改进就好。也有人说,他是校长,搞个特权,搞个小灶,也没什么大不了。我认为,你给校长开小灶没问题,但请不要侵犯到我们的利益。

《法制晚报》:您和校长的沟通顺利吗?

谢灵:现在我两个邮箱给他发邮件,都发不进去,都拒收了。他跟老师一起开早餐座谈会,老师可以报名抽签。我每次都报名,结果每次都抽不到签。

关注师生共同利益的事情

《法制晚报》:过去多年,您已经多次反映学校的问题。那些类型的事情是您最为关注的?

谢灵:涉及师生共同利益的事情。我想说,最初我是一个不管闲事的人

,很多东西都是被激发出来的,本来仅仅是个学术腐败的问题,结果学术腐败不处理,专门来整我们几个举报人。

我认为,我们只要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光明磊落就好。一个人做事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我要给我的学生做个榜样,告诉他们,正直的人可以在这个社会上立足。

“外扬”才能解决“家丑”

《法制晚报》:您怎么理解“家丑不可外扬”的说法?

谢灵:中国人的传统就是“家丑不可外扬”,我的家丑也不想外扬,从来都没想过外扬。我们反映了很多问题都不外扬,但是一直没有解决问题。

后来发现,只有把这些家丑外扬,才是引起重视的最好办法,那就只好外扬。

《法制晚报》:这些举动会不会影响您的教学工作?

谢灵:我和一般同事关系都很好,学生也很支持,特别是我教过的那些学生。

原标题:厦大女教授谢灵:我被称为"民间纪委书记"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怎么做微商城
微店微信
微信一键生成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