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國家壹级文物最佳归宿茬哪

2019-06-26 14:49: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家一级文物最佳归宿在那

北京商报     从2012年之后,市场的调整态势几乎一直考验着所有拍卖行的经营与耐心。但与此同时,古代书画、新水墨等板块的轮动上扬成为市场信心的有力支撑。值得一提的是,国家一级文物在市场中表现优异,尤其是在今年春拍中22件国家一级文物全部高价成交,成为一大亮点。但公众总会有这样的疑问,国家一级文物什么时候允许流入市场的?这些年究竟拍出了那些国家一级文物?这些一级文物的成交,对于市场会有那些影响?为此,北京商报专门采访了业内多位专家进行解读。

市场表现可圈可点

虽然2015春拍的市场形势不容乐观,但一些市场板块的表现依旧值得肯定。除了潘天寿《鹰石山花图》以2.79亿元成交、李可染《井冈山》拍出1.26亿元创造了近现代书画的小高潮之外,22件国家一级文物全部高价成交也同样令人振奋。

在保利拍卖“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推出的《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经过多番竞价,最终以7475万元成交。在古籍文献专场中,17件“唐宋写经”引发藏家的激烈争夺,最终拍出2000多万元。《钱大钧藏蒋介石密令手谕》起拍价800万元,最终以1782.5万元成交;在匡时拍卖中,三件宋代书画作品《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南宋《吕祖谦告身》、《司马伋告身》分别拍出8050万元、2875万元和2012.5万元。另外,在2015嘉德四季迎春拍中,玄奘译《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三》拍出32.2万元,同样是国家一级文物。

其实,刷新2015春拍古代书画拍卖纪录的《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在拍卖之前就备受期待,除了国家一级文物的身份外,还因为曾在2010年嘉德春拍中以7952万元成交。但时隔五年,这样的拍卖成绩显然不足以让人满意。有专家分析称,首先这件拍品并非“生货”,同时也反映出市场对高价位拍品还存有不小的压力。

国家一级文物的身份标签,不管是对市场信心还是价格可能都会产生提升作用。那么,国家文物局为何在拍卖之前为文物拍卖标的定级呢?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文物定级会产生一种把关和保真效应,拉升市场交易的人气甚至成交价位,但同时也能为国有文博机构行使优先购买权提供依据。从最终成交情况来看,很多时候文博机构都没有进行购藏,主要是因为文博机构大都会对现有馆藏的缺项门类感兴趣。另外,文物艺术品动辄上千万元,收藏单位需要有专项资金去购藏,但审批流程比较复杂,这些因素可能都会影响到最终购藏”。

一级文物早已不是市场禁地

其实,国家一级文物的身影在拍卖市场中早有出现。2003年嘉德春拍中,《出师颂》以2200万元最终被故宫博物院竞得。2009年嘉德春拍中,《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拍出554.4万元,最终为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收藏。在2012年匡时春拍中,2.16亿元成交的《过云楼藏书》被江苏凤凰传媒集团竞得,其中《锦绣万花谷》等5部古籍善本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尽管上述文物的成交方式有所差异,但都有国有文物收藏单位“优先购买权”的行使,而且能看出优先购买的方式在不断调整和优化。

除此之外,在2007年匡时秋拍中,中国抗战史料《镇江沦陷记》以119.8万元成交。2010年是国家一级文物上拍比较集中的一年。在嘉德春拍中,除《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外,还有《李大钊致胡适书札、周作人致李大钊书札》、五代敦煌写经《佛说佛名经》、唐中期敦煌写经本《药师经》、五代时期敦煌写经《净名经门中疏卷上》、唐中期敦煌写经本《金光明最胜王经大吉祥天女品第十六》、唐武德六年敦煌写经本《胜思惟梵天所问经卷第四》、宋刻本《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宋刻本《入楞伽经卷第九》、元刻普宁大藏本《摄大乘论释卷第九》9件国家一级文物上拍。次年嘉德春拍,南宋佚名《清话图》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以1495万元成交。2012年嘉德秋拍,同样是国家一级文物的乾隆年御制“金桃皮鞘天字十七号宝腾腰刀”以4830万元易主。2009年北京万隆春拍,《北宋建阳景福院罗汉会斋牒》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最终拍出605万元。

虽然文物艺术品拍卖在业内早已熟知,但在社会中可能还存在一些认知误区。每当国家一级文物在拍卖市场现身时,总会有圈外人士疑问这些国家一级文物可以拍卖吗?什么时候允许流入市场的?季涛分析称,“国家对于文物上拍是否限制不是根据文物的级别来定的,或者说与此没有关系。1995年、1996年有6家拍卖行作为试点单位,但1997年《拍卖法》之后就只有注册资金、拍品审批制度等限制了,这也是文物市场开始放开的时间”。

按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不得买卖下列文物:国有文物,但是国家允许的除外;非国有馆藏珍贵文物等。可以通过下列方式取得文物:依法继承或者接受赠与;从文物商店购买;从经营文物拍卖的拍卖企业购买;公民个人合法所有的文物相互交换或者依法转让;国家规定的其他合法方式。就拍卖市场而言,相关文物政策再次解绑,国家文物局今年发文取消了文物一、二、三级限制,换句话说,拍卖企业只要有文物拍卖资质,无论那级文物都可以拍卖,但需要提前一个月向拍卖企业住所地文物管理部门申报。

谁来收藏并非核心

在今年春拍中,《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等三件宋画被刘益谦纳入龙美术馆的展览序列中。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说只有定级后的文物才有价值,比如刘益谦之前竞得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明永乐御制刺绣红夜摩唐卡、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吴彬《十八应真图卷》等拍品虽然没有定级,但价值毫不逊色于这些国家一级文物。对于真正的买家而言,拍品是否定级影响并不明显,他们看重的不是罩在拍品上的光环,而是内在的真正价值。

但不可否认的是,公众对于国家一级文物的归宿可能会有一种期待,那就是应该收归国有。即便是进入拍卖市场,人们依旧希望国家能够行使优先购买权,使得这些文物能够入藏国家文博机构,仿佛这才是文物的最佳归宿。

对此,北京匡时拍卖副总经理谢晓冬的观点就很明确,“谁来收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能够使拍品的价值得到更大程度的体现。目前很多国有文博机构的收藏体系中存在国家一级文物的缺项,从构建自身声望和影响力来说,这是很好的完善馆藏的契机。同时也应该认识到民间藏家在对文物的理解、学术的整理以及文物的保护和传承方面也有了很大提升”。民营博物馆雨后春笋般地建立,也能看出民间收藏的勃兴。

即便是国有文博单位购藏也应该向公众展示,让更多的人去观摩、研究。不管这些文物最终留在国有文博机构还是民间博物馆,都应该在不断完善馆藏架构体系之余,通过展览、学术研究、推广、衍生品开发等方式来提高公众对文物艺术品的认知和兴趣。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微信小程序可以自己做吗
什么是微信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