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逆三国转 卅——亡命

2019-10-12 22:18: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三国转 卅——亡命

被雷光穿堂而过的楼层,将原本就简陋的装饰变得更加一文不值。

“还活着……”

梅纳身前出现了一朵七色的花朵,在浓烟消失的过程中像玻璃般地碎裂。除了局长,没有人见证到了这一个短暂的细节。

在确认自己还活着的那一刻,心力憔悴的梅纳也同时失去了站立的源动力,视线之中,逐渐失去了眼前所有人物的焦点。

“赶快去搜寻那两个人物的踪影。”

14个黑影,在迅即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朝着梅杰逃走的方向开始追踪。

“至于你么……”

伤痕累累的梅纳即便被认同于一具死尸也无可厚非,局长走到梅纳身前,脸上的笑容在昏暗的背景之下显得极其不明显。

从14楼高高跃下并不是生命安全的信号,尤其是梅杰还不得不顾及另外一个女性的安全。

“先安全着陆再说吧……”

刚才距离自己的双脚异常遥远的地面不知在什么时候和自己的脚底完美地融合,让物理学上自由落体的公式成为了摆设。

赛希亚仍然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之中恢复过来。

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梅纳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那挥灭不去的身影之上。

以及,那一道足以致自己于死地的雷光竟绕开了自己的行进路线,鬼使神差地打开了一个逃生的出口。

“这是我第二次见识这样的能力。”

这是梅杰带着自己从出口高高跳起的前一刻的自言自语。

“在这里暂时不会被发现吧。”

昏暗的下水道,容纳了一个心浮气躁和另一个心理防线几乎崩溃的生物。

“那么,小姐,你什么时候连自己走路的方式都忘却了?”

几乎沦为木偶的赛希亚,像一台不断播放着回忆片段的录影机,除非卡带,她还无法从那样的虚幻世界中清醒过来。

“啪,”一记清脆而响亮的耳光。

赛希亚揉了揉自己的左脸,总算开始恢复自己的意识。

“你究竟把我弟弟的生命当作啥了?”

愤怒的咆哮,在这个无人的下水道中激起了阵阵回声。

“对……不起。”

“现在还说什么对不起!!!”

梅杰强忍着自己的眼泪,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弟弟还能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存活下来。

“如果不是你的好奇心,我的弟弟也不会进来……”

梅杰停止了追究的执念,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过去的历史已经和事实接轨,如果再一味追究,根本毫无意义。

“走吧!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是……”

赛希亚唯唯诺诺地站了起来,她的心中仍然对梅纳关键时刻表现出的果敢有一点迷惑不解。

――莫非是那个小子对我……

这个时候,找梅杰去确认心中的疑问除了在伤口上撒盐,不会再有其他任何的作用了。

鬼门关的小道,还没有对自己敞开。

梅纳睁开了眼睛,由于手臂的痛感犹在,他确信自己仍然在原来的世界徘徊。

四周的布局,像极了充满智慧结晶的实验室,尤其是那8个显眼的罐子,让这里的气氛蒙上了诡异的阴影。

“醒来了吗?”

局长从昏暗之中的某个角落缓步而出,宣判了梅纳一度燃起的生的希望只是南柯一梦。

“我对你的性命没有任何兴趣。”

“你想说什么?”

这是自己第一次和局长进行对话,梅纳原来以为和时光管理局的高层见面会是一件令自己感到无限光荣的喜事。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怎么样?现在时光刑事之中代号前15的位子中已经因为背叛者而产生了空缺,我可以帮你治好你的重伤,之后将这个位子赠予给你。”

“如果我哥还位于这15个人的行列之中,我或许会考虑一下你的建议。”

“就是说你拒绝我的好意了吗?”

“好意?”

梅纳没有想到,局长布满皱纹的沧桑面容下并不是被和煦的阳光所沐浴的慈爱,而是充满了奸诈狡猾的陷阱连锁店。

“如果我接受了你所谓的好意,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搜捕并歼灭自己的亲人吧?”

“所以说,感情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局长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拿出了一包烟,顺着包装的边沿将其中的一根高高弹起,在香烟的滤嘴和两片嘴唇完美结合的那一刹那,手中的打火机也在同一时刻点燃了被人类视为消除烦恼的寄托物。

“你哥哥究竟做过什么,你可是毫不知情啊。”

“毫不知情?”

“是啊,比如那些不可告人的……”

“你给我住嘴!”

局长依然悠闲地吞吐着烟雾,对于眼前的这个接近奄奄一息的小鬼,他随时可以让他付出出言不逊的代价。

“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在相信亲人和相信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恶魔中做出一个完美的抉择,我是百分百不会去选择后者的。”

“没有任何血缘的恶魔?”

局长对着梅纳,将呛人的烟味施加在他伤痕累累的脸上,就像是恶龙的火焰,对于眼前不尊敬自己的任何事物只有屠杀的价值。

“很抱歉,我对那种那种虚无缥缈的位次没有任何兴趣。”

局长扔掉了燃烧了一半的烟蒂,失望的叹气声宣告了他对于梅纳的一再忍让就此结束。

“虽然有点可惜,先送你去另外一个世界等待你亲人的到来吧。”

没有抵抗的余力了,但是毫不反抗的死去也太过于便宜了眼前的恶魔。

如玻璃板结晶的防护之壁,又一次缠绕在梅纳的周围。

“很好看啊,叫什么名字?”

局长调侃着梅纳的能力,沉醉于玩弄将死之人的欢快之中。

“彩虹下的……许愿。”

局长发出了冷笑。

“对于现在的你来说,确实是一个美丽的陪衬。”

局长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梅纳周围的结晶就脆弱地碎裂开来,彻底揭示了两者实力差距的鸿沟。

“再玩下去没什么意思了,再见了,我可爱的作品。”

这是局长第二次提到作品两词,梅纳却没有心思细细品味这其中蕴含的深意,刚想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梅纳,发现了局长身后不寻常的骚动。

和整个实验室格格不入的8个罐子出现了裂缝,引起了局长的注意。

“怎么回事?”

这个注意力的分散,延缓了梅纳死刑到来的时间点。

梅纳现在关心的,是这8个罐子中究竟隐藏了何方神圣,让惊愕第一次从局长的脸部表情中被解读出来。

沿着下水道的漫漫长路,梅杰带着赛希亚正逐渐接近时光管理局的出口。

在时光管理局之中,代号在前15的任何高层人士都拥有属于自己通行的秘密通道,这也是为什么梅杰不必为下水道设有伏兵而担心的理由。

“关键的一战,就在于出口那边等候我们的人了。”

赛希亚一知半解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现在除了跟随梅杰的脚步,没有其他的选项在这个时刻具备参考的价值。

“先呆在这里不要动。”

出口到了,因为亡命天涯而带来的心跳加速,赛希亚没有意识到这段行程也经历了相当的一段时间。

“听好了,在我再次打开入口之前,你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

赛希亚点了点头,轻轻地道出了自己的感谢之词。

梅杰上前一把抓住了赛希亚的领口,凶神恶煞地说到:

“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离开这里之后,你好自为之吧。”

赛希亚明白了梅杰现在的所作所为只是在履行弟弟的遗愿,但这并不表示自己间接害死梅纳的事实会有本质的改变。

时光管理局所在的领土,是脱离于外在世界形似孤岛一般的存在,被四周高高的城墙围堵构成的势力范围,凭借着超越于这个时代科学技术的隐形技术不为世人所知。

梅杰悄悄地探出身姿,观察着出口位置的风吹草动。

空无一人,这比显眼的守卫更令人放心不下。

“这样不行。”

梅杰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了可视范围之内,希望这样的诱饵足以引诱那些蠢蠢欲动的身影。

“真是让我等了好久。”

凭借多年例行会议的耳濡目染,梅杰迅速得出了这个声音的来源乃代号14的阿奎斯。

“不得不说,我的运气在所有人之中一向很好。”

阿奎斯之所以提到运气一词,无非是为了显摆自己所押宝的出口成为了梅杰逃脱路线的正解,毕竟这个15挑1的选择题,是只有凭借运气才能答对的。

“那个女人呢?”

“我想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真是不识时务的傻瓜,你就真的觉得自己能和局长一分高下吗?”

“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只要给我时间……”

“抱歉,我从来就不是什么乐善好施的慈善家。”

阿奎斯拉开了架势,决定将背叛者绳之以法。

“让我感到庆幸的是,我遇到的对手是你。”

梅杰刻意用自己无形的剑刃拨动了阿奎斯向来易怒的神经线,从战斗的要点来讲,愤怒能增加进攻的力量,却会更多地暴露自己的弱点。

梅杰的脸上,留下了一条淡淡的刮痕。

“你可不要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这么死了。”

第二条伤痕,出现在了梅杰的另一半面颊上。

梅杰不想去思考阿奎斯的挑衅,看着原地不动的对手,他完全忽视了脸上伤痕数量的无形增长。

“好了,先看看效果如何。”

按兵不动的梅杰,感觉到一股飓风完成了在自己的脸庞之上的登陆,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脚下,身体的平衡不知在什么时候已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聆听落地的瞬间那一段骨头断裂而奏响的清脆音符。

北京华博医院网站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有哪些医生
北京华博医院路线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导医台电话
北京华博医院如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