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灭噬乾坤 第四百六十章 兄弟狂

2019-09-16 17:1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灭噬乾坤 第四百六十章 兄弟狂

大漠中,风起。请大家看最全!

黄沙席卷高空,方圆百里,原本就稀疏的植物,在这一战中都化为齑粉,就是沙漠本身,也彻底变形,可以说是沧海桑田。

沙漠中的风吹得有些冷,干燥的风,吹得人心摇晃,吹得人心悲凉。

“实在没想到,这一战竟折损两位天骄。”有人感叹。

当世天才喷涌,但很少有天之骄子真的生死相向,不是不敢,而是不愿。

这些天之骄子,都有证帝封仙之姿,没有必要为将来的自己留下暗伤,以至于同至强无缘。

“圣胎心脏破碎,识海崩溃,生命之火可以忽略;魔体彻底死去,两个人杰,都陨落了。”

“死的好!”有人暗中舒气,觉得将来证道路上,会少两个大敌。

证道之路,如千军万马共走独索,少两个最辉煌的人压制,其他人或许会有机会走到更高处。

“圣胎锋芒太甚,不知隐忍,才落下遗祸。年轻人,哪怕再强,也不能恃才傲物。”有人借机教训后辈,很有仁师慈祖的典范。

“你他妈说什么,谁说墨哥儿死了?”李罡炮怒了,提起身边那人的衣领,挥起砂锅大的铁拳,就要砸下去。

铁一般的汉子,眼中竟然泪花闪烁,差点滚落下来。

这一战,任何人都插不上手,他们看着即墨怒,看着即墨发狂,甚至于最后燃烧本源,都不能阻止。

因为纵然他们阻止了,即墨也绝不会罢手,作为兄弟,让即墨一战到底,才是最大的负责。

可以说,这一战开始,就注定结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结局会如此惨烈。

“罡子,不要和他们纠缠,现在救墨哥儿要紧,我能感到,他的生命之火还没有完全熄灭,只要生命之火不灭,就还有可能。”肖屠飞握紧铁拳,走过去抱起即墨。

“你他妈不长眼睛,墨小子的东西你都敢动。”兔子偏头,正看见在不远处,有修士鬼鬼祟祟,拾起那被即墨摘下的道眼,想要带走。

更远处,有修士拔出地上的问心戟,想要混水摸鱼。

兔子直接怒了,提起镇魔钟拍过去,将那两人拍成肉泥,他拾起问心戟与那只道眼,跟在肖屠飞几人身后,小心戒备周围,准备离开。

“几位稍等,我这里有一颗定魂丹,能稳固墨兄破碎的神魂。”不远处,落星辰追上去,取出一颗丹药,递给满脸戒备的肖屠飞,道,“如果相信我,就给墨兄服下,否则他绝难撑到劫天盟。”

“罢了,这个人情兔爷欠下了,妈了个巴子,兔爷这辈子最讨厌欠人情债。”兔子劈手夺过那颗定魂丹,就像是担心落星辰会反悔。

定魂丹太珍贵了,就是顶级圣地,都视为奇珍,不会轻易视人,不论是卖人情,还是真心实意,落星辰此举,都是雪中送炭。

直到给即墨服下定魂丹,兔子才微微舒气。肖屠飞背起即墨,匆匆离开,向劫天盟方向飞驰。

如今,几位大能打入虚空,相互牵制,不知要打到何时,只有靠他们自身。

“我已经传信给孙老头,他正在往这里赶,就算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活墨哥儿。”邵甫黑脸更黑,骂道,“这一次,小爷要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其实,他们很明白,哪怕把即墨救活,可能即墨都就此永远废了,以后证道路上,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

但是,兔子几人,根本不会在意,他们要的是即墨活下去,他们要看着即墨活着。

远处,落星辰眼如清水,星眸中有星辰起落,他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束在身前,风度翩翩,面无表情,自语道,“墨兄,但愿你能无事,神魔劫又将至,这条路上,不能缺少圣胎。”

石村遗址,有老人站在高天,轻声感叹,“圣胎心脏破碎,神魂崩溃,本源燃尽,八成是救不活了,纵然救活,也是废人。”

人群散了,所去的方向各不相同。

有人跟在兔子几人身后,他们有人终究不放心,圣胎太恐怖,悟道不足半年,展现出绝古之姿。

这种人,不亲眼看着落气,实在放心不下,甚至于,有人会不惜代价阻止,不让即墨回到劫天盟。

毕竟回到劫天盟,谁能知道,劫天盟可否有方法给圣胎续命。

劫天盟有个孙不问,医术盖世,传闻就没有他治不好的伤。

圣胎悟道的那一刻,就有很多人想让他死,但都没有机会,如今,机会到来,机不可失,绝对不能让圣胎再活下去。

只要圣胎活下来,一切都有可能。

还有一部分人,是被贪婪驱使,眼见即墨活不下去,想要抢占他的机缘。

无论是问心戟,还是封天石坠,或者锦绣河山,诸此许多,任何一样,都足够造就一代人杰。

大漠中风在嘶吼,方圆百里都毁于一旦,四道身影飞奔。

突然,四人停下身,兔子目疵尽裂,提着镇魔钟拍向高空,怒道,“谁阻挡兔爷,谁他妈就别想活,兔爷不发威,你真当兔爷没本事。”

他大声怒吼,身形骤然拔高,变成一个庞然大物,有十几丈之高,举起变大的镇魔钟,将空间打碎,提出借住法宝躲在虚空的修士。

这些人大都是提前埋伏,或者是借助其他手段,赶到几人前方。

“杀!”

虚空中,杀声震天响,数十个修士杀出,祭出强大的道法,斩向兔子。

然而,兔子根本不闪躲,他眼中燃烧熊熊火焰,抬手一巴掌拍落,直接将几个修士拍成肉泥。

“你们先走,不要耽误时间,兔爷不出手,还真以为兔爷好欺负。”兔子小腹被利刃刨开,血花飞舞,连红绿之物都看见。

但他并没有表现任何痛苦之色,抬手抓起那斩伤他的修士,一把捏成肉酱,冷笑道,“孙子,想占你兔爷爷的便宜

,还嫩了些。”

“我们走。”肖屠飞没有迟疑,几乎在兔子变大的那一瞬间,他就走出数百里,此刻,他有些哽咽。

大马原,方圆千里,呈现环形分布,是从石村前往劫天盟的必经之地,这里原是一片草原,但不知从何时起,却化为荒漠。

大风滚滚,尘土飞扬,残断的草梗,飘飞上高天,如无根浮萍。

“留下圣胎,留下道眼!”有修士杀出来,想要强占即墨的机缘。

道眼这种夺天地的奇眼,就像是法宝,有可能祭炼为己身之物,虽然比不得天生而来的强大,但只要有强大的祭炼之术,得到道眼的半数传承,还是没有问题。

“曰你全家姥姥,都说爷爷是土匪,你们他妈才是土匪。”李罡炮捏拳走上去,大臂震挥,将数名修士撞爆。

他身躯魁梧而高大,像是一座大海中的礁石,能够阻挡风雨,阻挡骇浪,“乖孙子,休想从你爷爷身上迈过去。”

飞升涧,这里已经脱离沙漠的边缘,走到群山中,在万千奇峰中,有一条深不见底的幽涧,宽有数千里,长不知终点与起点。

飞升涧上空,连异禽都飞不过去,只因这里有强大的道与法,天然而生的地势,无比强大,纵是道合修士想要强行横穿,也要付出巨大代价。

轰隆!

高空中,如崩雷响,似星辰崩裂,两道带血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在飞升涧上空奔跑,他们满身是伤,没有半点完好。

很开,两人就被道与法斩伤根基。

平常,纵有修士横过飞升涧,也万般小心,将自身保护的严严实实。

然而此刻,这两个修士却没有给自身任何保护,反而将所有保护,加持给背上那修士。

喋血山脉,据说在遥远的往昔,此处有诸神陨落,有大魔与真神伏诛,神魔血染红千里地,造成千里赤土的奇观。

不管这传说可否真实,但喋血山脉确实是赤土千里,比血液还艳红,比夕阳还灿烂。

邵甫黑独身杀上天空,祭出可怕的禁器,与一尊入虚强者交手,他借助禁器,虽阻挡住那入虚强者,但却处于完全被压制的状态。

他咬牙,苍凉笑道,“想要追墨哥儿,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小子,你真以为,凭你三脚猫的手段,能阻挡得了本尊。”那入虚修士杀意盎然,他单纯只是为了杀即墨,不想让圣胎活下去,镇压一世。

“那你就试试,看看这三脚猫的手段,挡不挡得了你。”邵甫黑怒喝,操持禁器,与那入虚强者纠缠,不求伤敌,但求能够阻挡片刻。

很快,他的血,就坠进赤土。

“不用管我,此刻,料想孙老头他们也快来了,一定要将墨哥儿带回劫天盟。”

几人不借助传送阵,一来是绕远了路程,二是不用想,传送阵都被人控制了,三是不想在中途,与孙不问等人错过。

楼兰城,据说原是一座蛮人城池,但最后发生不详,以至于完全荒废,如今荒草遍地,根本看不出任何城池的痕迹,但这个地名还是保留下来。

肖屠飞定步,看向摇颤的虚空,高天如平静的水面落下石子,卷起涟漪,蔓延到远方。

一群入虚修士走出虚空,足足有十人!

……

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儿童健脾粥
薏芽健脾凝胶
哪种药油治跌打损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