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不朽魔心 第两百七十七章 城主府宴席

2020-01-16 14:2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朽魔心 第两百七十七章 城主府宴席

山南城城主府中,伏嘉福端坐在书桌后面,认真的看着书桌上面放着一枚又一枚玉简,时而皱眉,时而欣慰。

咚、咚、咚。

伏嘉福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有节奏的敲响。

“城主,孟玉堂奉命归来!”孟玉堂恭敬的站在书房外面,等着伏嘉福的召唤。

“进来。”伏嘉福放下手中的玉简,抬起头来,望着进来的孟玉堂,心中似乎有点淡淡不安与期待。

本来在计划当中,伏嘉福是不打算见莫晗的,可自从山南城的事情发生后,伏嘉福总觉得心绪不宁,似乎他遗漏了什么东西。晚上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在想着莫晗修炼引来浓郁天地元气的事情。故而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他就差孟玉堂去给莫晗送请帖了。

说来也怪,当他让孟玉堂去送请帖之后,不安的心绪就立马平静下来。

“见到他了没?”伏嘉福虽然不出城主府,但整座山南城中,不论大小事务,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自然也知道莫晗修炼结束后,凡是想要见他的人,一个都没有见到。

“禀报城主,见到了,并且将请帖亲自交到他手中。”孟玉堂躬身站在伏嘉福正对面,将他见到的一切,以及他所猜测的一切,完完整整的告诉了伏嘉福。

“你说他只有灵者初期的修为?还有他不是寒武大陆的修士?”听完孟玉堂的汇报之后,伏嘉福开口问道。

“是的,城主。我的感觉不会有错,况且我随身携带的观灵盘也不会有问题。不过,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他似乎已经完成了新生,只是由于完成新生的时日过短,或许也没有人指点,属下才能感受到他不属于寒武大陆的气息。如果再过几日,他身上的气息就会完全消失,没有人能够再看出来他是来自小大陆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将那天城主府官兵的问题查清楚,山南城我才是城主,只要我在一天,就不允许任何势力插手我山南城的事情。凡是胆敢胡乱伸手者,都让他去见阎王吧。”伏嘉福的眼中闪过浓郁的杀意,令孟玉堂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你说他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他真的如玉堂所说的一般,只是一个刚刚突破灵者期的修炼者?可从之前整座山南城弥漫的天地元气来看,这不可能是区区一个灵者期的修士能够承受的,至少也是圣战境的修士才有可能承受。”伏嘉福似乎在喃喃自语,又似乎在问什么人。

可伏嘉福说完之后,却没有人回答他,他也没有在意是否得到了答案。

文府中,文鸿望着莫晗手中烫金的请帖,欲言又止,似乎对城主府不太感冒。

“文叔,我们的关系都这么密切了,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莫晗望着文鸿,不知道文鸿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婆妈起来。

“哎,少侠,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不知道如何说。自从现在的城主执政到现在,整个山南城都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我总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以现任城主的能力与水平,不论去到哪里都会得到重用,可偏偏他来到了山南城这座鸟不拉屎的小城中,这本身就不对劲。”

“况且,从现任城主府的很多做事风格来看,他们更像是商人,而不是官府。虽然他们现在的这样做法,给山南城老百姓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莫晗一愣,本来他还觉得没什么,但听文鸿这么一说,的确有太多太多的不合理,甚至违背了常理:“文叔,你是说我此行前去可能会有危险,这宴席宴无好宴吗?”

文鸿摇摇头:“不是,虽然我们对城主有众多的猜测,但从我们已知的情况来看,城主还是一个很讲信用的人,算得上是一个正人君子吧。我只是提醒你,在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多长一个心眼,以防万一。”

寒武大陆五大世家三大宗门,以及最大的中土皇朝中,在今天都秘而不宣的讨论着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与莫晗息息相关,第二件事情也算得上与莫晗有关,准确的是莫晗恰逢其会。

“找到那个人了没有?”中土皇朝的御书房里面,当朝皇帝端坐在龙椅上,朝身边的小太监问道。

“禀圣上,没有。”

“其他几个势力也没有找到吗?”

“圣上,没有。”

“好了,那就不用找了。如果能够这么轻易找到,他就不是那个他了。算算时间,那个地方也应该出世了,安排下去,按照原计划进行。”

“遵圣命!”

五大世界三大宗门的议事阁中,同样也在讨论着同样的问题,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询问的主要方向是在从枯叶大陆返回的那群人中,他们是否想起了一些东西,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一致,没有。

他们所有人都如正常人一样,没有失去,也没有得到,仿佛他们要寻找的那个人根本不存在。

第二件事情,同样与皇宫中发生的一样,就是那个地方终于要出世了,并且就在近段时间,地点就在距离山南城十公里的地方。

莫晗回到文府给他重新安排的屋子中,没有再进行修炼,而是将文鸿赠予他的丹书铁契拿出来,放在手中,仔细的观察着。

这丹书铁契拿在手中,温润如玉,却又有一丝寒冷散发出来,说不出一种什么具体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炼制而成。但莫晗总感觉这丹书铁契不简单,每次当他的神识覆盖在上面的时候,总有一股沧桑的气息迎面扑来,要将他化为腐朽。

“哎,要是独孤老头还在该多好,指不定他就认识这东西了。”莫晗摆弄了丹书铁契许久,也没有研究出来一个所以然,又不敢轻易再去用神识尝试,只能将他继续收纳在玲珑塔,等机会到了,再去研究。

莫晗翻手从储物戒指中将孟玉堂送来的请帖拿出来打开,只见上面工工整整不大不小的写着一些字,大概的意思就是邀请莫晗明天晚上去参加伏嘉福举办的宴会。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在落款之处,写的不是山南城城主伏嘉福的名字,而是盖着一枚印章,印章的上面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枝金色的麦穗。

次日一大早,文鸿与文萱二人就来到了莫晗所居住的屋子,告诉了莫晗他们最终的决定。而他们最终的决定与最初的决定一样,并没有更改,也没有反悔,文萱愿意跟在莫晗身边。

傍晚时分,孟玉堂再次来到文府,邀请莫晗上城主府赴宴。来接莫晗的乃是一辆低调而奢华的马车,但马车上雕刻着的印记却令文鸿大吃一惊。

这辆马车自从现在的城主来到山南城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在城中,因为他象征着的是山南城城主的身份。

莫晗看了一眼马车,毫不犹豫的就坐了上去。在莫晗看来,不论它是什么的象征,既然孟玉堂拿来接他,那么他就上,有什么大不了的。

坐在马车上,莫晗就开始闭目养神,既不说话,也不看外面,默默的规划着自己未来的修炼道路。

但整座山南城的地形图早已经牢牢的记载莫晗心里,他元力刚恢复的那天,他就释放出了他的神识,完完整整的观察了一边山南城,哪里有阵法,哪里有禁制他一清二楚。如果发生危险的时候,他要从哪几条路逃跑,他都已经计划好了。至于那个如黄金一般打造的城主府,他对整座城主府并无想法,反而对城主府里面的一些东西感兴趣,可感应到一些极为强悍的东西后,他也就没有再打主意。

马车一路行来,坐在马车里面的莫晗极为舒服,中途不但没有任何颠簸,就连马车都没有停了一下,直接到了城主府的深处。

咯吱,似乎是设计好的,马车刚一停下来就传出声音,似乎在告诉马车里面坐着的人,目的地到了,准备下车了。

紧接着孟玉堂恭敬的声音就从马车外面传来:“少侠,我们到地方了,你可以下车了。”

撩起帘子,莫晗从马车上下来,发现马车不知何时已经停在一座阁楼前面,这座阁楼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宴会厅”。

“少侠,城主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了,你直接进去就好,我这就先告退了。”孟玉堂朝莫晗恭敬的行了一礼,转身赶着马车就走。

等莫晗来到宴会厅门口之时,宴会厅的大门朝里面打开,明亮的灯光从大门照射出来,令莫晗能够一眼就看到宴会厅里面的情况。

偌大的宴会厅里面,现在只在正中间拜访着一张长桌,桌上放满了热气腾腾的菜肴,可以看出来这些菜肴是在莫晗刚下马车的时候摆上去的。

在长桌的一头,正对面宴会厅大门的位置上,一个人端坐在上面,正一脸微笑的看着门口的莫晗,正是山南城的城主伏嘉福。

莫晗同样回以一笑,迈过宴会厅高高的门槛,来到长桌的另外一端,并没有着急坐下,而是说出来令伏嘉福脸色大变的一句话:“既然是城主邀请我来作客,为何我到了,城主却不以本来面目示人呢?”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好吗
南方医院陈思宇
吉林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怀化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辽宁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