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弑觉第四十八章乘飞船的小人1

2020-01-19 18:3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弑觉 第四十八章乘飞船的小人

风兮拂,于空带气。柳倾水波荡。云飘明显眼。石落天涯,万层波。眉堆眼低,泥搅天。草木静枯荣。日立万数,生生息息。

某个时空,不是现在。一只蚂蚁的上空有一只苍蝇飞过。一粒尘土在空中飞扬。一片树叶被其他生命吞入肚。一个人在看天。时间之前的画面。地球又转了一圈。谁的意识又被各种感知拂晓。

另一个宇宙。

我似乎在朝着超人进步。我变成超人做什么?

那只小飞碟砰的一声摔在某个丧尸的脸上。竟又飞了回来。

嗡嗡声夹着哗啦啦雨声在我耳内响起。

我想起小飞碟入手似乎挺重的……

小飞碟底部忽然展出黄色光芒。展出了一个三脚架固定在地,然后从底部依次缓缓的走出了三个身穿金色宇航服的小人来……

“嘎……”

我呆呆的怪叫了声。

我稍挣起了些身子。好奇的看着这三个小人。

我看着这三个小人似也发现了我的存在,竟端起手上类似手枪的武器朝我走来……

“哇!”

我心里顿时似被一盆阴冷的水浇灌,一股危险之极的感觉充斥全身。我似感知到了危险般猛的一侧身子,滚了开来。然后我顿时听到“噗呲”一声轻微的响声,我转头看去,我刚背靠的墙壁竟已消融了一大片!

我顿时骇的说不出话来。全身不知哪来的力气,见他们端枪举头向我看来,我拔腿就狂跑。

而这是楼顶……我竟被三个只有我巴掌大小的矮人逼到了角落……

“呜呜……”

丧尸们还在叫唤。若不是我体内的神秘气体消耗殆尽,我施展个藤缚术便能瞬间制服这三个恩将仇报的混蛋。若不是我接住他们的飞船,他们早就摔个头晕花花了!

我似隐约透着哗啦啦的雨声听到他们叽里呱啦的一顿交流,我看见其中一个小人对着我忽然开了枪。好在我眼尖腿快,略一摆臀扭腰就躲过了穿腹一击!但那黄色光芒击向我身后束缚丧尸们冲进来的藤蔓上……

“呜……”

好吧。这三个小人和我是死定了……

另一个宇宙。

十几年前被屠国的耳国某处隐秘之地。

吴阳笑着捏了捏被脱身而出的许老师制服的不可一世的少女的琼鼻:“听说你忍受不了大便才修炼这么勤快啊?哈哈。”

“吴阳!”

许真闭目蹙眉,玄识离体小心的扫视了一番方圆数十丈。见无一物,立刻喝止吴阳延时。

“你们手拉手不要松开,怕这里有玄阵,跟我走!”许真扯着柳白的手臂,蹙眉小心的往洞口走去。

至于许真能挣脱初玄境七层的禁制,就要归于她自身的血脉之力和吴阳他们的造化果能力相结合造成的强大破禁能力了。

这也是那宫装女子对于造化果与血脉之力知解不多的原由所造成的后果。

“许老师!她怎么办?”柳白回首看着卷缩在地上露出害怕神情的美丽少女轻声喊道。

“我已经禁制了她身上的玄气,除非比我修为高的存在给她解禁。不然就要待七日后自行解除了。不要管她了,小心!”

“哎……”柳白叹了口气,不再看那少女的美脸。

许真心头此时却烦闷不已,初玄境七层的存在竟可怕如此。就算是院长那么厉害的人物也才初玄境六层而已……

可怕的是,那个小镇上那般多人,但自己几乎无一能看穿他们的修为。这是何等的恐怖!这里离孙国只有一国相隔,定要尽快回学院告知院长,禀报门中。

战争,真的要全面爆发了么……

许真紧抿嘴唇,步伐愈走愈快。

陆力眉头紧皱,心头却是想起戴明来。那一幕,陆力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他,就这般忽然消失了。迷一样,似曾相识的人啊。

黄石路面,石壁镶嵌着大小不一的明珠,闪着微弱的光芒。宽不过丈许。高却有数十丈。

许真扯着柳白的手臂,柳白拉着吴阳的手,吴阳拉着陆力的手。

许真的眼青色玄光大放,不断扫视四周,身后三个少年亦是神色紧张,浑身绷紧。时间过去不久,刚至道口,正喜不自胜的四人欢喜不久。道口忽然光芒四射,七彩纷飞,冲天而去!

“不好。怕是那丑女人留了一手。我们快走!”

许真蹙眉望那彩光逝去天边,一摆手臂,一朵丈大玄云载着四人朝着相反方向冲天而去。

“这个方向是耳国吧,我们不回学院么?”

柳白脸色有些发白,神色玄光外放,抵挡着因高速移动的玄云带来的呼啸劲风,传音给许老师道。

许真面无神情,似心事缠心,心不在焉,没有回话。

“许老师?”

吴阳四目张望,下面有丘陵、山地、草原、平原。

而玄云上的陆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手,神情呆滞。

“你的手怎么了?”吴阳见许老师不答话,惹的无趣,转过头来看见陆力伸着手不知在看什么,不由好奇的传音问道。

陆力似看的入了神,没有答话。

吴阳见此,微微一笑。心里暗道:“真是有趣啊。这家伙看手还看的这么出神。我也看吧。”

吴阳曲起了右腿,面露笑容的津津有味的看着自己的膝盖。

柳白呆呆的看着许老师面无神情的望着南方一动不动,又看了看陆力伸着手看自己的手。还有吴阳曲着腿看着自己的膝盖。

柳白心里一阵无语:“这三人莫不是犯了失心疯?这可咋整?”

随后,他似想通了什么,摇了摇头。脸上露着灿烂的笑容直直盯着许老师美脸……

这丈大的玄云依旧在百丈高空疾驰着,偶尔穿云而过都引得吴阳笑嘻嘻大叫:“活着,太有趣了。太有趣了啊。哈哈……”

“泥娃娃……”

正看着自己的膝盖津津有味的吴阳隐约听到从身旁的许老师传出这三个字来。

“啥?”吴阳不由呼道。待再欲听下文时,许老师却缓缓的低身盘坐了起来。闭起目。

“她这是咋了?”

……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杨广义
北京市朝阳区垡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贵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北京牛皮癣医院
玉林能治男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