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日本战犯法庭供述对狆國亾犯芣可饶恕罪行

2019-07-08 16:15: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日本战犯法庭供述:对中国人犯不可饶恕罪行

“我们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日本战犯在新中国特别军事法庭上的供述

从侵华日军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到终审最后一批日本战犯,沈阳这座古城,以如此戏剧的方式见证了历史潮流滚滚向前。

1956年6月,成立不久的新中国,成立了特别军事法庭对苏联移交的36名日本战犯进行公开审判。一个甲子快过去了,如今重新审视战犯们在法庭上的忏悔和供述,是对善良心灵的一次煎熬,更是对历史的严肃回望,也是对现实的冷静思考。

铃木启久案件是沈阳特别军事法庭审判中的“一号大案”。这个昔日的陆军中将曾指挥日军在河北滦县潘家戴庄、遵化县鲁家峪进行“扫荡”、在遵化和迁安等县沿长城地区制造“无人区”,多次制造骇人听闻的惨案。

在法庭上铃木启久供述说:“(在潘家戴庄)把村民集中到一个广场进行了大屠杀。例如把婴儿从母亲怀抱中夺来摔死,剖开孕妇的肚子,把人活埋,堆上柴草点火把人烧死,或者用刺刀、机枪等武器,一下子把这个村庄屠杀了1280余人。进行残酷屠杀以后,又把全村房屋都烧毁,并掠夺那里的粮食、衣服等物资,对这个村庄真正实行了‘三光政策’。……对此,我诚恳谢罪。”

在法庭最后的陈述中,铃木启久哭了:“想到那些被我毫无理由地加以杀害、并被我破坏了和平生活的人们,我的心好像就要碎裂似地难过。”

前日本陆军39师团中将师团长佐佐真之助在法庭如此供述:在襄樊作战中,派遣挺进队在南漳县武安堰附近残害无辜妇女、儿童和老人12人。在五家营村附近抓捕了居民18名,用铁丝穿成串把他们杀害了;另外在襄樊将30余名中国和平居民,用铁丝绑起来扔到河中淹死。此外,我的部下还强奸妇女和轮奸妇女致死。

“我所犯下的罪行,比起诉书所提到的还要多。我在此,在中国人民面前低头谢罪。不论我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我都甘心服法。”佐佐真之助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说。

原731部队第162支队少佐支队长榊原秀夫在法庭上供述,1945年3月,他曾经用伤寒菌对4名抗日人员进行活体试验。在1945年,他的支队生产了870支试管的霍乱菌、伤寒菌等细菌,并捕获繁殖了大量老鼠和跳蚤,准备进行大规模的细菌战。

“我的罪行蹂躏了全世界人民所公认的神圣的国际公法,完全违反了人道主义原则。我愿在中国人民、日本人民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面前深致歉意。”榊原秀夫说。

“我的罪行是极其严重的,认罪是一辈子的问题,只要我一命尚存,我将牢牢地记住被害者们诉自心里的话。”前日本陆军59师团中将师团长藤田茂在法庭的最后供述上说。

藤田茂服刑获释回国后,践行了他的诺言,为日中友好奔走余生。在他写的回忆文章中留有这样一段文字:这场战争是由日本军国主义有计划发动的侵略战争。从中国的东北到海南岛,在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过的地方,到处都洒下中国人民的血迹。我们不牢记这件事是不行的。日本侵略中国,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影响百度seo优化的重要因素
seo公司网站不能忽视的细节
微信怎么弄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