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墨香】荼靡花败(微型小说)

2019-09-13 03:52: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她很少离开小山村,记得小学时有位支教老师从山外来的,老师说山外的世界有七彩的斑斓和忧郁,等她们出去就知道了。她跌跌撞撞走出了大山,甚至忘了进山的路,潜意识也迫使她忘记过往的一切,包括曾经的家。带着一百多块钱出来讨生活着实不易,她只能捡最便宜的馒头来充饥,举目无亲又没钱租房子,只有夜宿车站、码头等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可怜巴巴。 他们当她是混混,不知她叫什么,不问她的过去,不管她的明天,见到她或害怕或鄙视或不屑。她抽烟、喝酒甚至吸毒,却从不理会那些刻薄的语言和厌恶的眼光,就像他们无关紧要她一样,她有个好听的名字——雪阳。
她生在一个贫瘠落后的小山村,村里人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原始生活,村里人腐朽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都重男轻女。母亲本就体弱,生下她又不得家人眷顾,终日以泪洗面,导致病魔缠身,再无所出。
五年前一天晚上,她目睹暴力的父亲酒后失控地殴打母亲,赶紧冲过去阻止。父亲随即一把推开母亲。母亲身板瘦小,一时没稳住,踉跄跌倒,头部砰然撞在炕棱上,当场毙命,鲜血直流。她冲过去抱着母亲的身体失声痛哭,当看到伫立在那里毫无忏悔之心的父亲火冒三丈,愤怒仇恨冲刺在脑海里促使她六亲不认。她冲进厨房,抓起两把菜刀返回父亲所在的房间,毫不犹豫地对他下手了,看着鲜血淋漓、狼狈至极的父亲哈哈大笑,狠狠指责道:早知今天,当初就不该让我出世。你不是要儿子吗?到了阴间,找鬼做你儿子去吧!随便拿了点东西,一把火烧了她待了十六年的家,趁着天黑,匆匆忙忙离开了。做了这天诛地灭的一切她没一点恐惧,更没为父亲的死留一滴泪,相反,她觉得自己真的解脱了,母亲也解脱了。十六年来,家不成家,生不如死,她能活到今天为的是什么?只是不忍看到母亲受苦,被毫无人性的父亲折磨毒打,而今一切都告一段落。离开了小山村,离开囚禁了她十六年的牢笼,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她很少离开小山村,记得小学时有位支教老师从山外来的,老师说山外的世界有七彩的斑斓和忧郁,等她们出去就知道了。她跌跌撞撞走出了大山,甚至忘了进山的路,潜意识也迫使她忘记过往的一切,包括曾经的家。带着一百多块钱出来讨生活着实不易,她只能捡最便宜的馒头来充饥,举目无亲又没钱租房子,只有夜宿车站、码头等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可怜巴巴。
记得认识方珩的那个夜晚,无星又无月,黑暗将人重重包裹。蜷缩在码头角落里过夜的她被一阵脚步声吵醒了,昏昏沉沉地起身去看个究竟,结果被一群不良青年当奸细给抓了起来。
他们将她带了回去,正商量着如何处理她。
方珩却对他的兄弟说:她不是奸细,放了她吧!谁见过这么白痴的奸细?一招不会也就算了,连造型都如此狼狈。他在这群混混中排行老二。
听方珩一说,他们又仔细瞧了瞧雪阳,披头散发,土里土气,感觉看久了都碍眼,就同意放了她。
雪阳听了他为她说情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知道他们答应放了自己就更高兴了。可一想,自己已露宿街头,离不离开都一样。于是大起胆子问他们:你们能不能收留我?反正我也无处可去,不如就让我加入你们吧?
他们当然不答应了。再说雪阳一不漂亮二没功夫,要她干嘛?陪他们上床也得找个正点的。
见没人同意,她也只好打消这念头,对他们说:谢谢。就准备离开。
正当她转身离开之际,方珩却说:“你真想留下?若想就留下吧,但你不需要加入我们,要是愿意就留在我身边吧。”
雪阳对这里本就陌生,还没个落脚处,当然乐意跟着他,至少不用再露宿街头了。
此后,雪阳跟了方珩,成了他的女人。换了穿着打扮的她看起来还挺养眼的,更叫那帮混混另眼相看。据她了解,方珩一伙都是混社会的,当然就干见不得人的勾当,贩毒、敲诈、勒索……那次在码头,正是方珩一伙与人完成毒品交易。她并没在意,也不以为耻,自己本身就是个杀人犯,比他们好不到哪儿去。
后来,方珩他们经常出去执行任务,每次出门前她都会对方珩说:“记得还欠我个拥抱。”然后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做一桌好吃地等他们凯旋归来。
方珩一回来,首先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只在抱着她的时刻,感受着她的温暖他才觉得自己真的还活着。不知不觉中,他习惯了有她相伴左右,虽然他一直没多说什么,但从心底对人生有了新看法。
一天,方珩又出去执行任务了。雪阳一如既往地在家里等着他回来,可今天却坐立不安、心神不宁。霎时,天空又下起倾盆大雨,她不由得更加担心了。记得昨晚方珩告诉她今天要去xxx见个黑道数一数二的人物,于是匆匆抓把雨伞就匆匆出门了。赶到xxx,一下车就看到横七竖八的尸体,在路灯下惨白惨白的,鲜血顺着雨水流到她的脚下,手中的雨伞不自觉地滑落,她疯狂奔跑着、寻找着、叫唤着,终于在一个偏僻角落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方珩。她抱着他失声痛哭,伤心欲绝,害怕失去这唯一的依靠。
方珩已经没时间了,他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说:“我——爱——你。”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也是最后一次。
方珩一伙本想将上好的毒品献予有名的黑老大,求得他的庇护,可不知被谁暗地里调了包。黑老大打开发现是石灰,哼一声就转身离去。可此时突然传来警报声。黑老大以为是他们故意设局将警察引来,二话没说,一怒之下下令将他们通通干掉。方珩自是没躲过。
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她不知。事故里死的死,抓的抓,所剩无几。剩下的也躲了起来。
方珩死后,雪阳再也没笑过,每天守着两人的小窝颓废度日,想着他泪流不止。和他一起是她人生最大的快乐,她深深铭记着点点滴滴,谢谢他陪她走一段。在别人眼里他不是好人,但对她真的很好。如今他去了,她的人生已毫无意义,她打算去陪他,让他黄泉地狱不再孤寂。
次日,她来诊所买了瓶安眠药,刚出诊所大门就瞄到好熟悉的身影,心想:那好像——他没死也没被抓,为何阿珩的葬礼没见他?感觉有蹊跷,于是偷偷跟着他。跟他绕过几条街,又穿过几条偏僻小巷,却突然没影了,她又四下寻觅。
他出现在她身后,漫不经心地问:“你在找我吗?”
雪阳吓得赶紧回过头,随便说:“你是方珩一伙的得小心,警察正四处抓人。”
他四下望望,讽刺地笑笑,说:“曾经是,现在不是。谢你提醒。”
雪阳不解地问:“这话啥意思?”
他说:“看来你什么也不知道。那我就行行好告诉你,是我调换了他们献给黑老大的毒品,把它交给警方,举报了他们。”
这真相如晴天霹雳震碎了雪阳的世界,她愤怒地吼道:“不——你这个叛徒出卖兄弟,不得好死。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不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吗,究竟为什么?”
他哈哈大笑,后——阴沉地盯着雪阳,说:“笑话。像他们这种人哪来兄弟?他们坏事做尽,早该死了。”
雪阳流着泪怒斥道:“那你就不该死吗?你还不是坏事做尽?”
他怒吼道:“不,我跟他们不一样。你没资格教训我。你知道吗?我加入他们,等的就是这天。他们曾绑架我妹妹。我妹妹不愿妥协,追逐中从七楼坠落,她才十七岁;我父亲受不住打击,心脏病发作,不久就去了;母亲伤心欲绝,哭中了风,瘫倒在床;我家好好的公司被迫宣布破产。他们害得我家破人亡,你说,该不该死,该不该死?”
雪阳听完只能无助地摇头、哭泣,面对他所做的一切,她能说他错了吗?方珩他们害得他好惨,他来报复理所当然。可她还是忍不住伤心难过。
他平和了心情,说:“无论你信或不信,都是事实。不要再念着方珩了,他不是什么好人,也是他自食其果。你不是他的陪葬品,远离有他的回忆,好好生活吧。”说完转身离去。
雪阳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开始新生活。但如今她一闭眼就见满身是血的父亲匍匐在地拉着她,向她忏悔,叫她回家。她挣不脱,逃不了,惊慌失措,汗水浸湿了衣衫。为了摆脱这个梦,这个噩梦,她用烟酒毒来麻痹自己,经常喝得醉醺醺,像个疯子招摇过市。人人见了都绕道而行,当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野混混,在一旁讽刺她。
有一天她酒醒了,背起行囊,寻着记忆回到来时的山村。山村没多大变化,但人却变了,老的去了,小的长大了,唯重男轻女的观念依旧深沉。她沉默了,山里山外都一样,悲喜凄惨相兼。她没再离开。
一天夜里,人人进入了梦乡,狂风暴雨突袭,一场泥石流毫不留情地吞没了村庄。

共 02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倒叙的方式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故事的女主人公雪阳是一位十六岁的花季少女,父亲酒后失手打死其母,却无半点愧疚之意,悲伤欲绝、愤恨交加的雪阳举起菜刀杀死了父亲。从她的内心独白中道出了导致家破人亡的根源——父亲骨子里的重男轻女思想。她一气之下一把火烧掉了那个栖身了十六年的家,只身一人怀揣着一百多块钱离开了小山村,独自漂泊在外,风餐露宿,缺衣少食。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蜷缩在码头过夜的雪阳被一帮不良少年当做奸细抓了起来,方珩是其中的一位,排行老二,雪阳就这样跟了方珩,方珩死后,雪阳想自杀去陪伴他,是方珩的同伙告诉了她关于方珩生前犯下的那些罪行,劝雪阳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忘掉关于方珩的一切。雪阳最终没有死,回到了小山村,在一次泥石流中随村庄一起消失……小说结构严谨,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寓意深蕴,启人警醒,令人反思,重男轻女封建思想害人不浅,理应连根拔除!心里描写细腻入微,人物性格塑造也相当成功,一篇具有现实教育意义的佳作,力荐赏阅!【责任编辑:怡人】
1 楼 文友: 201 -09- 0 19:44:55 很有现实教育意义的小说,启人深思,发人深省,欣赏并学习了,问好浮云惊鸿!
2 楼 文友: 201 -10-02 01:28:48 让人悲痛的故事,值得世人深思呀,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好文笔,非常有教育意义!欣赏佳作,不错,值此国庆佳节,泪花集特来祝你节日快乐,一生幸福!遥握!
 楼 文友: 201 -10-0 00: :4 故事跌宕起伏,警笛人心。构思奇巧,布局合理,笔法纯熟,语言流畅。推荐共赏!谢谢赐稿墨香,祝创作愉快!顶了!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口臭
幼儿大便干
幼儿上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