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觅仙 第八百七十八章 剑灵

2019-10-12 19:02: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八百七十八章 剑灵

见到一个容貌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修仙者,李慕然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易容伪装成自己的模样。

毕竟对于高阶修士而言,要易容太过容易。不过,易容术都需要法力加持,若是遇到修为较高、神念较强的高阶修士,便能看出面容上有些淡淡的灵力波动,从而判断出对方使用了易容术,从而心中有所怀疑。

李慕然的修为不算太高,但神念很强。他大惊之余、凝神细看,居然看不出对方有使用易容术的任何痕迹。

“难道他真的是这幅模样?还是他的易容幻化手段太高明,以至于我法看出端倪?”李慕然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极为震动。

李慕然认为是第二种情况,也就是对方使用了高明的幻术。在灵界,这种高阶幻术的确存在,比如千幻仙子就十分精通,她可以幻化成他人的模样,却让同阶乃至修为稍高的修士都看不出玄机。

“阁下的幻术倒是十分高明你竟然幻化成在下的模样,究竟意欲何为?”李慕然眉头一皱的问道。

“你的模样?这么说来,道友终于承认自己就是李慕然了?”少年微微一笑。

李慕然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也没有继续否认下去的意义。

少年说道:“那你的容貌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先告诉我这一点,我就会表明自己的身份。”

“好”李慕然虽然将信将疑,不会他的身份已经被对方识破,继续伪装也毫意义。于是他伸手在脸上一抹,灵光一闪中,将一张灵皮面具撕下。

“原来是有这种易容的面具,难怪难怪我还以为你掌握了某种高明的易容术。”少年恍然,心中一松的笑了笑

“那阁下是否该表明身份了、恢复真容了?”李慕然说道。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对峙,这让李慕然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那少年哈哈大笑,说道:“真容?这就是我的真容啊”

“岂有此理”李慕然露出了不悦之色,“阁下言而信,不肯以真面目示人,这恐怕不太好吧”

“哈哈,他的确没有说谎,这真是他的真容”半空中忽然凭空的传来了一个老者大笑的声音。

与此同时,数百丈外的某处虚空,突然间被一道剑光撕裂开来,形成一条巨大的空间裂缝。

十余道剑光从裂缝中一闪的飞出,纷纷化为一个个身影,为首的老者,白须飘飘,仙风道骨,一身不起眼的青袍,面带微笑的看着李慕然,气息深不可测。

“天剑师兄”李慕然又惊又喜,来人正是天剑老人和他的一众弟子,柳辰风、剑痴等人均在其中。

“柳道友、剑痴道友,你们都来了”李慕然大喜过望。

天剑老人,加上他的十一名弟子,都在此处。这些弟子李慕然都在天剑谷见过,也都认得,其中几人还与他交情不浅。

“数十年不见,李师叔的神通大增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柳辰风含笑赞道。

剑痴也笑着说道:“见到形剑法在李师叔手中妙用穷,剑痴也是颇为欣慰”

“天剑师兄,你等怎么会来到这里,而且都来了?”李慕然好奇的问道。

天剑老人微微一笑:“此事说来话长,我等来这里等李师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先让老夫替师弟引荐,这位是剑灵道友。”

说着,天剑老人向那名与李慕然容貌一模一样的少年伸手一指。

“原来阁下是剑灵道友”李慕然拱手一礼,心中依然惊疑不定:“可是阁下的容貌,为何和在下一模一样?”

剑灵笑而不语,天剑老人笑道:“剑灵,你就不要再让李师弟苦猜了,亮出自己的本体吧。”

“是”剑灵点了点头,随即他周身灵光一闪,竟然从一名修士,变成了一柄灵光闪耀的宝剑。

“玄光剑”李慕然大惊,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柄宝剑的来历,正是他在下界重铸、并亲手带到灵界的玄光剑原来这少年的本体,就是玄光剑

天剑老人说道:“当年老夫从灵族讨来一缕智灵之种,助玄光剑开灵,于是便有了今日的剑灵道友。没想到,玄光剑重铸之时,曾经吸收了李师弟大量的精血,所以剑灵幻化成人后的模样,居然与李师弟一模一样。”

“不仅如此,他还能在一定的范围内感应到李师弟的气息,所以李师弟靠近流苏城后,剑灵便立刻找到了李师弟,并识破了李师弟的身份。”

“原来如此”李慕然顿时恍然,难怪剑灵一下子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难怪剑灵剑术高明却一直不亮出本命宝剑,难怪他随意施展的一团真元法力,就能直接化为凌厉的剑气剑光,这都是因为他的本体就是玄光剑,他自己就是自己的本命宝剑

严格来说,剑灵属于器灵族修士,也是灵族的分支之一。这是李慕然第一次与高阶器灵族修士接触,对器灵族修士的气息和特点不太熟悉,否则他说不定能早一点识破对方的身份。

李慕然心中算了算,剑灵开灵,也不过数十年的时间,居然能有灵身初期的修为看来那玄光剑解除封印之后的品质,比他想象的要高出许多,绝非普通灵宝。灵族开灵便是这样,本体的品质越高,开灵后的修为也越高,并不是从头修行。而且玄光剑毕竟是玄光上人这等大人物留下的宝物,自然有一些非同寻常之处。

“呵呵,在下有心要试试李道友的神通手段,所以没有立刻表露身份,还请李道友不要介意”剑灵拱手赔礼道

“这可吓了在下一跳”李慕然微微摇头,这剑灵也真是够“顽皮”的。

“这也是老夫默许的。”天剑老人说道:“老夫也很想知道李师弟实力如何,因为老夫需要李师弟相助一臂之力

“哦?师兄有何差遣?”李慕然好奇的问道。

“此事老夫稍有再与师弟单独详谈。”天剑老人正色说道,他话题一转的问道:“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灵羽呢?到了风云大陆后,我等与你二人都失去了联系。莫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李慕然神色一沉,点了点头:“师兄猜的不错,灵羽道友的确遇到了麻烦”

“究竟是怎么回事?”众人闻言,都露出了关切和担心的神色,灵羽是他们的小师弟,颇受天剑器重,也破受众师兄的疼爱。

李慕然将他们一到风云大陆,就遇到神秘实力通缉的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就这样,灵羽道友被抓走,在下却逃过一劫。后来在下想要追查那什么势力的来历,却找不到什么线索。”李慕然轻叹一声。

天剑老人闻言眉头一皱:“这么说来

,灵羽是不敌一名灵身中期的奉天宗修士,所以被擒?”

“正是这样”李慕然点了点头。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天剑老人摇头说道:“灵羽的实力,老夫十分清楚,他足以与一般的灵身初期修士对抗,就算不敌,也能逃走。而且,老夫还特意赠给了他一块封剑石,只要他祭出封剑石,大有可能反杀那灵身期的修士,不太可能被对方生擒”

“灵羽道友有师兄所赐的封剑石?”李慕然一愣,如果真是这样,灵羽的实力就会大大提升,天剑老人所炼的封剑石,自然非同一般,他一出手,绝对可以力敌一名真身中期修士

而以灵羽的手段见识,总不至于连使用封剑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对方直接控制生擒

“那又是怎么回事?”李慕然不禁心中疑惑重重。

天剑老人略一沉吟,说道:“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灵羽应该是已经察觉到奉天宗背后另有神秘势力,他想查探出那神秘势力的来历,所以故意布下苦肉计,假装不敌被擒,以便引出背后的神秘势力。只是他没有料到,那神秘势力如此强大,自己竟然没有办法脱身。”

柳辰风点了点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种做法,倒是十分附和小师弟的性子。”

“这么说来,灵羽是为了替我查出幕后势力,不惜以身犯险,才遭到不测?”李慕然心中一动,自己当初拜托灵羽的一句话,竟然让灵羽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灵羽下落不明,李慕然也负有很大的。

“灵羽道友恐怕凶多吉少了”李慕然叹道。

“这道不一定”天剑老人说道:“老夫可以肯定,他性命还在只是不知什么缘故,我等法与他取得联系

说着,天剑老人取出了一枚玉佩,说道:“这是老夫与灵羽结为义亲时,用各自的一缕本命元魂寄附的玉佩,可以互相感应到危险。如果灵羽遇难,玉佩就会碎裂开来。如今玉佩完好损,说明灵羽性命忧。”

李慕然大喜,他说道:“这么说来,灵羽道友很可能还在那神秘势力的掌控之中,我等只要找到那神秘势力的下落,说不定就能救出灵羽道友”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收费
北京熙仁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地点
北京熙仁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位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