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异世之野人纵横 第二百零四章 分别

2019-11-08 06:38: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之野人纵横 第二百零四章 分别

“嗷呜!”

银月天狼却宛如听懂了夏乐的话语般,低低的表示有好般的一声嗷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竟然向夏乐示好了起来,再摇头摆尾中围着她转了数圈。

“乖。”夏乐竟也胆大的伸出了白皙修长的手掌,在银月天狼的颈部抚摸了起来。

“呜!”银月天狼极配合的低呜了起来,而后慢慢的极享受般的闭上了zǐ黑色的漂亮双眸。

见到魔狼这么听话乖巧,夏乐也慢慢把手摸到了它的脑袋上……银月天狼却主动的靠近并在夏乐的大腿上蹭了起来。

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在夏乐的抚摸中,银月天狼又睁开了zǐ黑色的双眸,向着那正目瞪口呆的林猿一声嗷吼,声音中竟让林猿听出了嚣张,得意、甚至挑逊般的味道。

“畜生。”林猿眼睛一瞪,一条小狼而已也敢挑逊他?他把袖子一撸,就冲了上去,大有直接干趴它的意思。

“杨意!”林猿那么明显的动作夏乐怎么会没看到?她当然不会允许林猿伤害现如今这么听她话的银月天狼了,立马把天狼护在了身后。“不许你伤害它。”她也瞪大了眼睛的说道。

“可是.....”林猿除了干瞪着眼睛外,也找不到别的合适的理由。

精通兽语的他看出了银月天狼是真的向夏乐示好,它对夏乐没有恶意。

至于它为什么会向夏乐示好....或许是因为夏乐用竹棍轻轻敲了大蛋吧,也或许是别的什么林猿不知道的原因。

但是有一点他敢肯定的是,银月天狼不会伤害夏乐....因为魔兽那不高的智慧决定了它们不会有太多的心思。

“要是银月天狼能一直跟着夏乐,或许也不错。”看着几乎要把魔狼抱起来的夏乐,林猿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个这样的念头。“有它陪着,可能....”

他忽然又想到了其他的事情了,这些天一直和夏乐在魔兽山脉里‘冒险’....或许应该叫闲逛吧。

连他刚出发时的打算都忘了....那原本打算去闯荡世界的念头也都被他有意识的忘记了。

“玩了这么久,也该够了吧。”虽然还是有些不舍得,可林猿知道差不多了。

“魔狼也看完了,我们该上路了吧。”林猿说道。

“好呀、好呀。”夏乐随意的应道,而后向着银月天狼说道。“银月呀,以后你就跟我混好了,有我在,绝对不让某人欺负你。”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的林猿,已经收敛了所有的表情。

当天晚上,正在和魔狼玩耍的夏乐,忽然注意到了变得沉默了的林猿,她先是一愣,但随后却宛如忽然明白了什么的也不再说话了。

.....

在随后的两天里,他们忽然都变得沉默寡言了,都只是默默的往前方行走。

西下的夕阳,把他两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那被夕阳染红了的草地宛如红地毯,红地毯的中央,是宛如结合在了一起的影子.....

当天夜晚,那原本看似熟睡了的夏乐忽然睁开了美丽的眼睛,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睡在她面前的林猿的脸庞,那一呼一吸的呼吸,那一起一伏的胸膛,在那漫天星光的照耀下,她竟忽然看得入迷了。

良久、良久之后,她忽然低下脑袋的在那时不时咀嚼揉动的嘴唇上轻轻一点,而后她呼的站立了起来,转身不再犹豫的往不远处的密林里行去。

半空中,似有泪珠滑落。

接着月光隐约可以看到那密林的某颗大树下正有一个面容慈祥的身穿漆黑衣裳的拄着拐杖的老婆婆。见到眼角隐现泪珠的夏乐,老婆婆连忙拄着拐杖的迎了上去。

“影婆婆。”夏乐低声叫道,声音中,带了哽咽,有了嘶哑。

影婆婆拍了拍夏乐的后背,安慰却又像是叹息般的道。“哎,傻孩子。”

“影婆婆,你说,你说、我们,我要是...”声音带了哭腔,说的话也断断续续不完整。

“你要是生在普通人家,或许....”影婆婆却像是知道夏乐要说什么般,“除非...”

“除非什么?”夏乐问道。

“除非他能进入那无上的圣阶,否则....”

“圣阶?”夏乐停止了哭声,她坚定道。“我相信他能得,一定能、一定要能...”说道最后,语气宛如成了祈求。

“唉。”影婆婆却连连摇头。圣阶

,谈何容易啊。

就连她自己,在九阶巅峰呆了几十年的她,对于那传说中的境界也没有任何把握。更何况,这个才八阶的‘杨意’呢。

只是可怜了夏乐。

叹息中,她带着已经睡着了的夏乐悄然往消失在了密林中。

....

‘稀松’

在影婆婆带着夏乐消失在了密林的瞬间,那原本睡着了的林猿的耳朵忽然动了动,那紧闭着的眼睛也忽然睁开了。他紧紧的盯着夏乐和影婆婆消失的方向,注视良久。

“圣阶吗?”他低低喃呢,眼中却忽然冒出了莫名又强烈的光芒。

“圣阶。”

当下的他也没有了睡意,起身随意选了方向默然行去。

脑子里,却不自禁的浮现出了这几天里和夏乐在一起的总总。

那嬉闹时的追逐打闹,那追杀魔兽时的欢呼喜乐,那被魔兽追赶时的狼狈模样....

那夕阳下的相互依偎....

那蜻蜓点水般的轻轻一啄....

那嘻哈喜乐怒愤萌娇的模样....

漫无目的的随意行走,脑海里画面翻涌...

当他脑子里的画面完全隐藏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时,竟然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了他熟悉的地方。

那类似牛头般的不大不小的山头――赫然正是牛头山。

这里已经到了生他的地方,牛头山的地盘。

“牛头山,我回来了。”他面向着牛头山一声大喝,似要把心中所有淤积的不良情绪都发泄出来般。

“爹、娘、爷爷,族人们。”

而后,他就撒开脚步的跑了起来,目标,牛头山,野蛮人部落。

.....

(未完待续~~)

梅州治疗早泄医院
西藏治性病好的医院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王红旗
萧山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太原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